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 信仰生活 > 心靈指南 >

感受幸福從 “我”的世界被拆毀開始

2016-11-12 22:23心靈指南 人已围观

简介幸福是每個人都想擁有和正在追求的,但生活中時常感受到幸福的人並不多。很多人都認爲當我想擁有的東西都得到了,任何事情隨我的心願達成了,就能感受到幸福和滿足。在我28歲以前我也一直這麽認爲,但爲期一年的海外志願活動徹底顛覆了我的想法。 28歲那年,...

幸福是每個人都想擁有和正在追求的,但生活中時常感受到幸福的人並不多。很多人都認爲當我想擁有的東西都得到了,任何事情隨我的心願達成了,就能感受到幸福和滿足。在我28歲以前我也一直這麽認爲,但爲期一年的海外志願活動徹底顛覆了我的想法。
 
 
 28歲那年,我去了非洲東部坦桑尼亞海外志願服務一年。在那一年當中我收獲了我28年人生以來最多的笑容和快樂,也獲得了讓我今後人生持續幸福的秘訣。
              
相比中國,坦桑尼亞是個貧窮的國家。很多孩子因著malaria(瘧疾病)死去只是因爲買不起1美元的藥。很多家庭一天只吃一餐,過完今天不知道明天的食物在哪裏。很多地區沒有水沒有電沒有像樣的廁所。一年當中,我們這些來自不同國家的數十名志願者,完全融入到當地人的生活,和他們一起住,一起吃,一起勞動,一起說話聊天。如果拿著我在中國時生活的標准,真的是一分一秒在那裏也呆不下去,物質缺乏、環境困難、交流障礙,滿眼的絕望。然而驚奇的是,當“我”的世界一點一點被拆毀時,我開始感受到了幸福!
 
我們在一年當中走訪了坦桑尼亞很多地方,也去了鄰國肯尼亞、贊比亞。但我們去的方式有點特別——“無錢旅行”。這也是我們志願活動的一大特色,我們每天的出行,是不帶一分錢在身上的,這個如果在中國我是想也不敢想的,但在坦桑尼亞我卻天天都體驗著這樣的樂趣。這個樂趣並不是一開始就被我接受的,而是經曆了一個拆毀“我”的自尊的過程。
 
 
我出生在一個並不富裕的家庭,一家7口人。3個姐姐1個弟弟,媽媽沒有工作,全靠爸爸一個普通工人的工資節衣縮食的養活全家。但從小爸爸就告訴我“咱人窮志不窮,凡事靠自己,不求人!”所以在我成年後的生活中,“不求人”的信念也根深蒂固。潛意識裏已經把“求人”和“恥辱”畫上了等號,在外人面前,千方百計的把自己的軟弱隱藏起來,害怕被別人知道,因爲“太丟人”!在異國他鄉,面對著和我不同皮膚,素未蒙面素不相識的人,卻要向他們求助,一開始我特別地難以開口。一個看起來比他們富裕許多的中國人卻向他們要求搭便車,他們會怎麽想呢?如果我這麽做的話,太丟面子和傷自尊了。讓我做其他事都可以,但這個不行,我死死地捍衛著“我”的自尊。但一個來自秘魯的志願者前輩Marisa非常輕松自如地向路上來往的車輛打著“搭便車”的手勢,幾輛車過去後,一輛私家車停下來,她快步上前用熟練的當地語問道:“Unakwenda wapi? Nisaidie!”(你去哪?請幫助我們!)我以爲司機會用鄙夷的眼光上下打量我們,但沒想到的是他們大多都非常熱情地邀請我們上車,而且和我們一路上開心地交流,即使像我這樣剛到坦桑尼亞只會用蹩腳的斯語簡單介紹自己,他們聽後也非常高興,給我鼓勵。
 
 
“我”所謂的自尊,就像是瘋婆子頭上的一朵花,好像誰也不能動,動的話就要和他拼命。但當我真正接受拆毀,放下它的時候,品嘗到了感謝。一年當中,從高級私家車、吉普、裝貨的敞篷車、長途貨車,各式各樣的車我們都免費搭乘過,途中也結識了很多當地人朋友,cocacola公司的高級經理、律師、個體戶老板、電台總編、出租車司機等,每次的旅程都充滿著未知和驚喜。        我們一年的志願者工作中有一個任務是開展兒童英語令營。在令營中,志願者們根據自己的特長教當地的孩子們歌曲、舞蹈、英語、做手工、玩遊戲。爲了讓所有想學習的孩子都能參加,我們的令營是免費的。由于有遊戲,需要在戶外進行,在中國也許找一個幹淨的水泥地面非常容易,但在非洲可不一樣,當時我們的志願者中心在kurasini,一個貧民窟旁邊,周邊環境也都不是太好。正當思量著要在哪裏舉辦令營時,負責我們的levin老師大手一揮,指向一個———碎石滿地雜草叢生的垃圾場!什麽?搞錯沒有!這裏能當令營場所?孩子們怎麽坐怎麽玩呀?就在我帶著懷疑地目光看著這個垃圾場,levin老師已經帶頭開始改造垃圾場了。撿垃圾、搬碎石、拔草、鋪細沙、用水反複地沖洗布滿汙漬的水泥地面,所有的志願者們在老師的帶領下一直在打掃著垃圾場,一個上午過去了。WOW,我簡直不敢相信我的眼睛,一個開闊的幹淨的戶外場所呈現在我的眼前。下午孩子們開心地在這裏上著課玩著遊戲。    用我的眼睛看的話,垃圾場就是垃圾場,不可能是令營場地;然而在老師的眼中,它不是垃圾場,而是最好的令營場地。我眼所看的太不准確了,我真想剜掉“我”的眼睛!
 
一年當中,我們親手鋪水泥、搬磚頭、刷牆、建浴室、蓋房子、種菜、做當地食物。經曆著許許多多我28年人生當中不曾經曆的事情,感受著剜掉“我”的眼睛、接受老師的眼睛後的驚奇和幸福。
 
 
我們在一年的志願者活動中有一個最大的活動,那就是每年一次的World Camp,爲了坦桑尼亞的青年們准備的。因爲現在越來越多的年輕人因著不知道准確的內心世界而迷失方向,走向墮落甚至犯罪,非洲也不例外。于是爲了整個社會的未來,讓青年們擁有一個健康的心靈顯得尤爲重要。于是我們中心每年8月會舉行爲期一周的盛大令營,會有近千名大學生及青年參加。在令營當中,學生們除了聆聽名師的心靈演講,學習寶貴的心靈世界;還通過各種興趣班學習外語(英語、漢語、韓語、西班牙語等)、跆拳道、音樂、舞蹈等等,在短短幾天的學習和交流當中,大家的內心來臨改變。考慮到學生的經濟情況,每次令營我們只收非常少的費用,1萬先令(約40元人民幣)。但這個費用其實是連住宿都不夠的,更不用說飲食還有令營准備當中産生的其他費用了。那怎麽辦呢? sponsorship拉贊助!我們走訪坦桑尼亞的各大企業公司,把我們舉辦令營的心意告訴他們,尋求他們的支持。                   經曆了搭便車的拆毀後,我又要迎接這個更大的拆毀了。因爲在坦桑尼亞有很多中國的企業,所以每年拉贊助的任務少不了中國志願者的參與。這也是我從來沒有做過的事情。大家認爲這件事情容易嗎?在我沒有扔掉“我”的想法之前,是一件非常難的事情。在我看來,比商務談判更加挑戰,因爲我們這邊完全是沒有任何條件,只有一顆心,真正能理解我們的心並且願意幫助我們的人又有多少呢?但這真的是“我”的想法,我曾經被這樣的想法困住而不敢邁出腳步。然而扔掉“我”的想法,跟隨老師的引導時,我見證了從無到有,樣樣齊備的驚奇世界。坦桑尼亞最好的大學Darlasalaam大學贊助了令營場所;TRH公司贊助了T恤;    Cococola、Sayona公司贊助了飲料;    Simtank公司贊助了水箱;kilombero贊助糖;還有公司幫助免費印刷宣傳品、令營紀念手冊;電台、雜志、網站等等幫助免費宣傳我們的活動。     
 
              
28歲以前,我一直在學習和努力建造“我”的世界:我的能力、我的自尊、我的標准、我的想法、我的感覺、我所看的,我從來沒有懷疑過從“我”裏面出來的世界;但事實卻是我一直堅持的這些東西把我封閉在了一個箱子裏,讓我無法享受更大更美麗的世界。當“我”的世界被拆毀,我從箱子裏跳出來,接受一個正確的引導時,我感受到了幸福!
 
我的坦桑尼亞朋友經常說的一句話是Mimisikitu(我什麽也不是)!是的,當我們回歸到這個身份,我們的那些感覺、我的自尊、我的標准全部放下的時候,能品嘗到幸福!把這句話送給大家,希望大家也能感受到自己的世界被拆毀後的幸福!
                                                                                                                                                                                                                                             原創 Echo

Tags: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忘記自己會飛的“秘書鳥”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