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我學會微笑的國家--菲律賓
世界之窗 | 作者:teng | 日期:2020-10-23 |閱讀:
迷茫的我
參加海外志願者之前,我已經畢業,並且在一所小學工作。我曾經有想去海外做志願者的心,但是畢業後被金錢的世界抓住了,我非常想賺錢,報答父母,我認為我是一個孝順的人。
從小學到高中,我的成績都是非常優異,高三的時候我認為自己能考入很好的大學。可是不幸的是,我的高考成績很差,當時感覺天都要塌下來,很想複讀一年,證明我的實力。但是我的父母不同意,因為我還有妹妹和弟弟需要上學,於是我去上海做了一份暑假工,掙的錢正好夠我複讀的學費,可是不幸的是第二次高考我又失敗了。
我是個非常相信自己的人,別人的話都聽不進去,心裏很高傲。我總認為自己比別人優秀,看不起不如自己的人。經歷過兩次高考的失敗,我開始有點否定自己,原來我是什麼都不行的人。畢業工作半年後,發現教師職業並不是我喜歡的工作,和我想像中的工作相差甚遠。
所以我和導師說,“我想去參加海外志願者”。經過3個多月的志願者培訓,導師跟我說:“去菲律賓,你會看到東西南北,縱橫的菲律賓”。
 

到菲律宾的第一天

我的主人不是環境
2016年5月28日,我從香港機場出發到了菲律賓。一出機場,我就感到悶熱。菲律賓是東南亞多民族國家,全國共有7107個島嶼,官方語言是他加祿語(Tagalog),英語是第二語言。我們所有海外志願者們到達馬尼拉奎松成後要在那裏待2個月左右,學習英語。我在那邊不到一個月,就去了第一個城市Naga。
在Naga我生活了兩個月。第一個月的時候,我心裏每天都是埋怨,因為導師家裏有兩個小男孩,非常淘氣,我每天早上打掃好衛生後,他們立刻又把房間弄的又亂又髒,每天都是這樣,所以我不喜歡他們,很想揍他們。對導師也沒有打開心門,因為我不喜歡菲律賓的生活習慣,不喜歡那裏的食物。有一天我聽心靈演講時,突然明白了為什麼每天我的心情都被環境控制著,為什麼兩個小孩成為了我生活的主人,我是來侍奉別人的,為什麼會經常抱怨。我和導師說了我的心後,看兩個小孩時,覺得他們也很可愛。在Naga,我每週六下午教孩子中文,每次他們見到我,總是會開心的笑,笑的非常燦爛,嘴巴張得大大的。
我們經常週末會有MEST(mind education specialist training,心靈教育)。每次心靈教育活動一般需要提前2個月準備,每天都要去邀請當地教師。在Naga的第二個月,導師每天都會帶我去學校,在和他的交談中,我發現他們也是笑的非常開心。有一天我導師,為什麼菲律賓人喜歡笑,導師告訴我說(laughter is free)笑是免費的。漸漸地,我被他們感染了,笑的時候也會張開嘴巴,後來我發現這樣的笑是發自內心的。
在中國時,我不知道什麼是感謝,不會因為很小的事去感謝。想吃什麼都不會去向別人求助,因為可以用錢去買,也不會與別人去分享自己的東西,把一切都當成理所應當的。在Naga,每週五晚上我們都會去拜訪一個弟兄家。每次結束後,這個弟兄都會準備咖啡和一些零食給我們。而他自己的孩子卻不可以吃,因為不夠。他家一共有7個小孩(6個男孩和1個女孩,菲律賓家庭孩子都比較多,5個以上的很正常,主要受天主教影響。)有一個菲律賓青年對我非常好,她經常買生活用品,零食給我。有一次,我參加了MEST,得到很多零食。回到住所的時候,我把所有的零食都藏了起來,我不希望被她發現,更不願意和她一起分享。經歷這樣的事後,我才發現我是多麼自私的一個人。
 

和菲律宾当地人的生活

把自己的缺陷暴露給別人
在Naga兩個月結束後,我們所有的志願者們需要到另外一個城市。我生活的第二個地方是Pasay。在Pasay第一個月的每天下午導師都讓我去和一個華人交流,他是佛教徒,早年來菲律賓,事業有成後,被他的妻子兒女拋棄,他每晚都失眠。我和他交流,更多的是他覺得有人和他說話,可以打發時間。
我在Naga的時候被蚊子咬感染了,沒有錢買藥,Naga的師母讓我用酒精消毒,結果更嚴重了。去和那位華人交流時,我每天都是穿長褲子,襪子,不希望被人看到傷疤。有一天真的是太癢了,我忍不住了,用手撓癢,被那位華人看見了,他問我怎麼了,我和他說被蚊子咬了沒錢買藥。他聽了二話沒說給了我3000p(大約人民幣400元)讓我買藥,兩個星期後感染都好了。我知道了為什麼我會去Naga,為什麼會被蚊子咬了,為什麼讓我去見那個華人了。因為在菲律賓我會經歷很多以前沒有遇到過的事,是我自己無法解決的事,這個時候我不能再相信自己,要依靠別人生活,自己有缺陷的時候,要把缺陷暴露給別人,這樣我才會得到幫助。
 
 

一共有2個志願者在Pasay生活,我和一個韓國人。在Pasay,大多數人用韓語交流,菲律賓人交流用Tagalog,兩種語言我都聽不懂,所以不願意和他們交流,對他們每個人都有判斷,我埋怨為什麼他們不講英語,不和我說話。因為有活動的時候,導師和韓國志願者說然後讓他轉告我。
有一天,韓國志願者讓我做事,我發火了,我很生氣地說我不做。他問我為什麼,我說不知道。然後心靈導師和我們4個人(我,韓國志願者,2個菲律賓青年)交流,他給我們講了一個故事,從前有4個患病的人在國家危難的時候通過彼此交流,走出了敵人的包圍,得到了食物,並且活了下來。老師說你們是中國的病人,韓國的病人,菲律賓的病人為什麼在有問題的時候不交流,你們以為自己很了不起嗎。我對他們說了自己的心裏話,因為我聽不懂話,所以我不想和他們交流,他們和我說,我不懂應該主動去問別人,因為我是志願者,應該主動去接近別人,不是等待別人來接近我。
對他們打開心後,我學會了很多Tagalog,也開始喜歡Pasay這個地方了。一個月後總部又有活動了,這次只讓我到其他城市生活,其他志願者都沒有換。我非常不解,哭著和心靈導師說我不想換到其他地方。他說我不聽從他,很生氣地和我說你在Pasay吧。一個星期後,我想到了我來菲律賓時導師和我說的話,我會看到東西南北的菲律賓。我知道老師的心後,不再是埋怨,而是非常感謝他。
 

菲律宾过生日时的聚会

我叫什麼一點都不重要
在菲律賓,我的英文名字是Fiona(電影《怪物史萊克》的女主角。)一天,導師帶我和其他2個志願者去監獄宣傳活動,突然導師對我說:“中國志願者,你的英文名字是Fiona。”其他人都哈哈大笑,我不知道為什麼。我問導師我的名字是什麼意思,他說是最好的名字。晚上有活動,導師又對所有的人說,中國志願者的名字是Fiona,所有的人都哈哈大笑,我不明白為什麼他們會笑。於是,我上網找了圖片。天呐,原來在導師眼裏我竟然是這樣一個人。
一開始,我很不喜歡這個名字,我希望他們都叫我中文名字,即使發音有問題,我也不希望他們叫我Fiona。在Pasay的時候,有一次準備活動表演,導師讓Pasay青年表演話劇《怪物史萊克》。Pasay的導師說我的角色就是Fiona。我一開始很不想演,因為我覺得自己沒有那麼醜,我不想別人笑話我。在排練的時候,只有我的問題最多,我不願意配合其他人。導師看出了我的心,對我說:“你表演不是為了你自己,你太為自己著想了。”我不明白他為什麼這麼說,還是硬著頭皮上臺表演了。但出乎我意料,表演過後,所有的人都知道了我的名字。很多人說我的中文名字很難讀,他們只叫我sister。一個名字較能讓別人打開心門,我應該感到感謝與開心才是。回國前,道別會我對他們說,我很喜歡Fiona這個名字。
 

MEST,和其他短期做迎宾

放下自己的方法
一般志願者在菲律賓2-3個城市生活。我在菲律賓一共待過5個城市,坐過4次飛機。回國前的40天時,我心裏有一個想法,我想去Cebu這個地方,因為Cebu很漂亮,有很多海灘。我問了一個菲律賓人去Cebu 要多少錢,因為之前志願者去那裏都是自己出錢買機票,我想通過自己的方法去Cebu.那個時候我們所有志願者都在一個地方準備活動,突然一天晚上,導師讓我去馬尼拉,然後去Cebu.知道我要去Cebu後,我非常感謝,因為我自己知道依靠自己的方法做事是行不通的,我也看到了東西南北的菲律賓。
 

菲律宾文化令营

回國前,我需要去移民局辦材料,我回國的機票是4月15號。那裏的人卻讓我17號回國。知道這個消息後,我對陪我去的朋友說,我上網查了,可以改簽機票,只要交2000P(300人民幣)就可以了。朋友聽了非常生氣,她對我說:“你為什麼一直用自己的方法,這個時候用自己的方法是解決不了問題的。”聽了她的話後,我想了想:“是啊,我在這邊遇到的所有問題和環境,一定會得到幫助的。”2個小時後,移民局的工作人員把新的材料給我了,4月15號之前任何一天我都可以回國。
 

去当地学校教语言

因為感謝,所以懷念
回想起菲律賓生活的點點滴滴,當時有過埋怨,有過不解,也想過逃避,但是現在回想,所有經歷過的事都是美好的,我非常感謝我能夠去菲律賓做志願者,並且有導師引導我在那邊的生活,我看到了東西南北,縱橫的菲律賓。淳樸簡單的菲律賓人教會了我如何微笑,真正的笑是發自內心的,和金錢物質沒有一點關係,是他們先向我打開了心。11個月的志願者生活將會是我人生中最難忘的經歷,我知道了自己是什麼都不足的人,自己有問題時一定要和別人交流,我也發現了自己是一個很自私的人,更多的是我的心變得強健了。Gusto ko ang pilpinas at gusto ko din ang mga pilipino.(我愛菲律賓,我愛菲律賓人。)
 

好消息宣教會 因特網宣教部 Copyright (c) 2018 GOOD NEWS MISSION. All rights reserved.
Email: gnnzhongwen@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