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同救活猶推古那樣
主日话语{文} | 作者:GNN_L | 日期:2020-12-12 |閱讀:


 

使徒行傳20章1—16節:
 
亂定之後,保羅請門徒來,勸勉他們,就辭別起行,往馬其頓去。走遍了那壹帶地方,用許多話勸勉門徒,然後來到希臘。在那裏住了三個月,將要坐船往敘利亞去,猶太人設計要害他,他就定意從馬其頓回去。同他到亞細亞去的,有庇哩亞人畢羅斯的兒子所巴特,帖撒羅尼迦人亞裏達古和西公都,還有特庇人該猶,並提摩太,又有亞細亞人推基古和特羅非摩。這些人先走,在特羅亞等候我們。過了除酵的日子,我們從腓立比開船,五天到了特羅亞,和他們相會,在那裏住了七天。
 
七日的第壹日,我們聚會擘餅的時候,保羅因為要次日起行,就與他們講論,直講到半夜。我們聚會的那座樓上,有好些燈燭。有壹個少年人,名叫猶推古,坐在窗臺上,困倦沈睡。保羅講了多時,少年人睡熟了,就從三層樓上掉下去;扶起他來,已經死了。保羅下去,伏在他身上,抱著他,說:“妳們不要發慌,他的靈魂還在身上。”保羅又上去,擘餅,吃了,談論許久,直到天亮,這才走了。有人把那童子活活地領來,得的安慰不小。
 
我們先上船,開往亞朔去,意思要在那裏接保羅;因為他是這樣安排的,他自己打算要步行。他既在亞朔與我們相會,我們就接他上船,來到米推利尼。從那裏開船,次日到了基阿的對面;又次日,在撒摩靠岸;又次日,來到米利都。乃因保羅早已定意越過以乃因保羅早已定意越過以弗所,免得在亞細亞耽延,他急忙前走,巴不得趕五旬節能到耶路撒冷。
 
內心的喜樂與平安
 
大家好!壹般人每看壹件事物,心裏就會產生對其事物的心理反應。例如,我們看到美麗的花朵覺得漂亮,看到子女覺得特別可貴。壹般膝下無子女的人們,每當看到孩子時,心裏的反應只限在“好看”的層次。自從為人父母以後,每當看到孩子時,先前從所未有的喜樂和幸福會湧上心頭。神若沒有在我們裏面放入愛子女的心,養育孩子可能是壹件非常不易的事情。我每天早晨7:30來教會,晚上11.30才回家。回到家壹看妻子,我心裏會湧上來喜悅和愛意。雖然平時我們經常吵架,但對陪伴我壹生的妻子感到無比感謝。同時,也因著神能在我裏面放入這種喜樂和幸福而感到非常驚奇。
 
過去因著生活窮苦而尋求神的時期
 
回首以往,與過去饑不擇食的時期相比,眼下每天都能飽足三餐的時光令我倍感幸福。 曾經很多時候過著上頓不接下頓的生活。有壹次引領主日禮拜後,因為心中有愧而無法回家。家裏斷了糧,也斷了火,然後又沒錢去買糧買碳,所以實在無法面對妻子。於是我鎖上禮拜堂的大門以後,開始向神祈求了。那時,又沒有人聽我訴苦,所以我經常向著神傾心吐意。那天,壹如往常的在禱告,禱告著突然覺得自己仿佛和神進行面對面對聊。雖然開始在說:“神啊,我需要米,我需要碳。”但後來自己當意識到神與我同在以後,禱告的內容也開始變了。“南太平洋有很多島嶼的國家,但那島嶼有什麽樣的人生活呢?他們穿著什麽樣的衣服呢?他們到底吃些什麽呢?到底誰能去給他們傳福音呢?求神讓我們派遣宣教士到那裏傳福音;誰會在非洲生活呢?誰會傳福音呢?”開始我有點疑惑,不知道自己為什麽會做這樣莫名的禱告。後來重復幾次的時候,才意識到這個禱告是神讓我做的,心裏也開始相信神必定會成就我的祈求。

參加世博會的肯尼亞人
 
壹九九三年,我在大田。當時在大田舉辦了世博會,全世界的人都聚集在這裏,我們教會的大學生制作了英文版的布道會傳單,派發給那些來參加世博會的外國遊客。借著此次世博會的契機,跟肯尼亞的人走得非常近,建立了深厚的友誼。
 
有壹天學生們到我家做客,其中有個學生對我說:“牧師,我們看肯尼亞的人特別可憐,因為韓國的食物太貴了,肯尼亞人到韓國不敢買食物吃,只能買方便面和地瓜。”那天我和那些第壹次認識的肯尼亞學生共同度過了愉快的壹天。我在飯後聊天中就問他們:“妳們想在韓國最想做什麽?”他們說:“我們喜歡旅遊。”
 
於是我每當去地區教會的話,都會帶著兩名學生去,他們也因此特別高興。不久後,肯尼亞的工商部部長造訪了韓國。部長打來電話對我關照肯尼亞人的事情表達了謝意。當日晚上,我們共進晚餐,共同度過了美好的時光。然後又過了壹年,那位長官向我發出了訪問邀請,非洲的福音之門也由此而打開。在此之前,我並沒有刻意為了非洲的福音而付出心力,可是神的引導就是這麽驚奇。
 
曾經因蠍毒“巡遊”過鬼門關的學生
 
崔約翰的見證已經講過無數次了。數年前,我收到了壹個消息,當時在利比裏亞做海外侍奉的崔約翰誌願者因著“蠍毒”而馬上要死去。當我聽到崔約翰活不過兩小時的消息時,我的內心心如火燎,卻束手無策。而恰在此時,有壹句聖經話語流入到了我裏面,讓我的心產生了“神必定會做工”的堅信。所以我就在電話裏說:“約翰,妳被蠍子蟄了,醫生說妳將要死去。但今天早晨我讀了聖經,以賽亞書40章31節說‘但那等候耶和華的必從新得力。’神絕對不會騙人。所以只要妳等候耶和華,神會照著約定,必定會讓妳從新得力。這樣妳就可以戰勝蠍子的毒。”萬萬沒有想到,我會在壹個人的生死關頭說出這種話。經過我的壹番指教,崔約翰在第二天奇跡般地活過來了,主治醫師簡直不敢相信。後來等到出院,當主治醫師不知該怎麽寫醫治報告時,崔約翰就讓他寫“神的做工”這幾個字樣。

猶推古從窗臺上掉下來
 
我裏面不單有自己的想法,而且還有神的話語。當我們遇到問題了,如果話語能進到我們裏面,那麽,我們裏面會產生此前從所未有的信心。我們從使徒行傳20章的記載可以看出,保羅在特羅亞結束亞洲的傳道之旅以後,原本要計劃去羅馬。而這次來特羅亞對保羅來說是亞洲傳道之旅的最後壹次,所以保羅為了傳道在此逗留7個晝夜。那裏有壹個青年叫猶推古,他偏偏坐在窗臺上,後因講道過長,他難敵困意就開始打盹兒,打著打著就從三樓的窗臺上掉了下去。人們急忙跑到外面去看,但是發現這個青年已經死了。每當讀這壹段聖經章節時,我就試著把自己當做是保羅,然後想想自己正在抱著已經死去的猶推古。真的,各種各樣的想法接踵而來,“我為什麽講了這麽長時間的道呢?最會壹次了,我真想和這些弟兄姊妹含笑而別。難道我真的要把這裏變成葬禮現場嗎?他的父母會怎麽想呢?我怎麽面對他的父母。”
 
壹位加納海外侍奉團員的意外事故
 
事實上,我在牧會過程中,也同樣遇到過類似的事情。其中讓我最為記憶深刻的是於2007年,發生在壹位名叫文慧真的加納海外侍奉團團員的意外事故。文慧真團員在非洲加納施工現場,從施工臺階上掉了下來,脊椎骨被折斷了。可是,在非洲又不能動手術,所以想把她盡早接回韓國。當時,從加納到韓國,最快的飛機是阿拉伯航班。因此我們去請求阿拉伯航空負責人,求他同意讓文慧真乘坐阿拉伯航空的航班飛機。但是被負責人斷然拒絕,原因是阿拉伯航空的航班飛機只有正常的坐席,而不能接受無法就坐的乘客。我的心倍感焦急。後來通過咨詢得知,德國的法蘭克福航空公司的航班是僅次於阿拉伯航空的航班飛機。於是我們就播了德國法蘭克福航空公司咨詢電話。“妳好,我們這裏有壹位海外侍奉團團員在加納發生了意外事故,因為是頸椎骨骨折,無法坐在椅子,懇請妳們允許她乘坐貴公司的航班,好讓她讓及時回國接受手術治療。”“我們對妳們的遭遇感到遺憾,可是至少要等到明天。”“今天為什麽不可以呢?”“因為我們要拆除12個座椅,然後再裝置壹張床,今天的航班已經來不及了。所以只能等到明天。”
 
 
思考著團員父母的心情
 
帶文慧真回國的事情已經有了著落,但仍有壹事未了,那就是該如何通知她的父母。如果我對她父母說文慧真可能要躺在床上度過下半生了,我很擔心她的父母會心生絕望。我就給他的父母打電話,她的母親接了電話。結果發現這正是我三天前登門造訪的那壹家人。當時,與他們的聊天中得知,他們的女兒去加納做海外侍奉了,可萬萬想不到他們的女兒就是遭遇意外事故的文慧真。“姊妹,真不好意思。慧真在加納教會的禮拜堂施工現場掉了下來,根據確診,壹號脊椎骨骨折了,可能會終身癱瘓。我們想趕快把她帶回韓國接受治療,可是,現在沒有加納直達韓國的飛機,因此我們已經預定了明天飛往德國法蘭克福的航班。”當時我內心很是擔心,她的父母心裏受到打擊。可是,她母親卻非常冷靜得對我說:“牧師,再怎麽說也是牧師比我好,牧師您看著處理吧。”我特別感謝他們對我如此信任。
 
 
 
盡管現在癱坐在輪椅
 
隨後我又給德國法蘭克福的宣教士打了電話。“宣教師妳好!妳在法蘭克福找壹家最權威的脊椎骨科醫院,我們會準備好X光照和醫療確診書,所以妳們提前準備急救車,飛機已抵達法蘭克福機場,馬上把她帶到醫院做手術。”於是權宣教師和他們的教會的弟兄姊妹動用全教會之力,找到了壹家最權威的脊椎骨科醫院。非常感謝的是手術非常順利,慧真能坐在輪椅上。醫院的醫生和護士都叫慧真為天使。壹般要在輪椅上過余下人生,人就會很痛苦,難以接受,甚至會選擇自殺。但慧真的反應卻非常淡定。住院期間,始終都在心懷開朗,以笑帶人。後來又乘機飛回韓國首爾,住進漢陽大學醫院繼續接受治療。我第壹次看到了文慧真,我觸摸壹下她的腿,因為神經被折斷,腿部變得毫無知覺。我並沒有為了這事而倍感痛苦,飽受折磨,心存憂慮,而是帶著問題,走到主面前,向神傾心吐意。因此神向我賜予了信心。從此以後,我因著慧真的事情,每天都在尋求神。神也在慧真身上作工了。
 
 
面對自己無法承擔的問題
 
今天我們讀的聖經章節當中,面對猶推古的死,保羅是如何做的呢?開始保羅他的內心,可能只有擔心和憂慮。保羅帶著問題祈求了神,結果問題從保羅手中轉移到了神那裏。“神啊,求您憐憫我吧。求您救救猶推古。”這時,保羅覺得人們都說猶推古已經沒救了,可是,在神的眼裏猶推古還能活過來。”
 
所以【徒20:10保羅下去,伏在他身上,抱著他,說:“妳們不要發慌,他的靈魂還在身上。”】同樣,曾經我也是遭遇過許多自己無法承擔的事情。。可是,每次都能化險為夷,以幸福而告終。為什麽?這是因為神常與我同在,這位全能的神時常在幫助我。所以只要我禱告祈求,神就會垂聽我的禱告,向我給予幫助。我向著這位無求不聽的神懷有感謝。
 
保羅與他人之間的不同
 
神是活著的神,這無可爭議。當我們與神的心合壹時,神就開始向我們作工。
 
神赦免了我們壹切的罪,同樣神也為我們解決了壹切的問題,好讓問題再也無法難倒我們。因此保羅走到神面前,與神合壹並帶著信心說:“妳們不要發慌,他的靈魂還在身上。”。這份信心,神並非單單給了保羅,也非單單給了我樸玉洙,而是想給了所有信他的人們。
 
當遭遇難題時,請大家不要陷在問題當中,而是帶著問題去依靠神吧。如果我們向神禱告,與神深入交流,那我們就可以發現神的心,因而心也會與神合壹。若是這樣,“神會拯救我呀,神能叫我脫離困難啊,神會向我作工啊。”這樣的信心就會油然而生。因此我們遵守主日禮拜,禱告祈求,聆聽話語,閱讀聖經是為了能遇見神。話語聽得越多,我們與神的關系越親近。而這就是保羅與他人之間的不同。
 
戰勝癌癥病魔的力量
 
我在牧會過程當中,遇到過許多身患疾病的人。我親眼所見這些人憑著信心,疾病得到了醫治。生活在美國的金允諾姊妹曾經是壹位教師。她身患癌癥,心裏渺無盼望,日漸瀕臨死亡,她就給我打來了電話。所以我跟金姊妹也說了:“我們身上總有癌癥細胞,但是為什麽壹般人不得癌癥呢?因為我們身上有白血球,就會吞吃癌癥病毒。有的時候,可能會失去平衡,所以會輸。來日,姊妹必定能戰勝癌癥病魔。若想戰勝病魔,妳就要保持好飲食和睡眠,還有壹個關鍵是妳要堅信神是愛妳的,祂必定會幫助妳戰勝癌癥。”此後,她在話語裏重燃盼望,身體也日漸好轉。有壹天姊妹再次打來了電話,她說:“現在我再也撐不下去了,現在實在吃不下飯了。”我聽完他的壹番言辭之後,“苦口良藥,妳都能吃下去。僅僅因為沒有胃口,妳就吃不下飯,這說的過去嗎?若想戰勝病魔,妳就要吃下去飯。”於是姊妹就說:“是啊。” 她原本的把我的話接受在心裏。雖然我不是醫生,也沒有得過癌癥,無論我說什麽,那位姊妹會原本的接受進去。我說聖經如此說,她就會說:“啊,是啊”然後就接受進去。現在她的身體完全的康復,正在向那些癌癥病人傳著福音。
 
帶著問題,尋求神的保羅
 
各位,猶推古摔在地上死了。這時,其他人都認為他已經死了並為此而悲傷。而保羅卻拿著猶推古的遭遇,尋找了神。同樣,不管我們遇到什麽樣的遭遇,我們要求問耶和華神:“神啊,您為什麽讓我有如此的遭遇?主啊,您不是說愛我嗎,那麽,妳會幫助我解決問題是吧?”。與神的交談當中,我們能擺脫困難,享有平安和真正的安息。“不要發慌,他的靈魂還在身上”。賜給我們這樣的信心。然後會向著我們彰顯他的榮耀。我們在職場,事業,學業等方面,遭遇各式各樣的問題而倍感黑暗,悲傷,痛苦的情況時有發生。但每當此時,我們不把問題攥在自己的手裏,而是帶著問題去尋找神,那麽我們遇到的問題會轉變成神的問題。我們把問題交托給神以後,帶著神賜給的信心,向前邁步就可以了。這樣的人才是真正有信心的人。
 
身患戈登熱的宣教師
 
現在菲律賓宣教的南慶賢宣教師曾經身患戈登熱而住進了醫院。因此他家師母從那家醫院哭著打來了電話:“牧師,我們以後該怎麽辦?”我發現她的丈夫已經死在她的心裏了。於是我就說:“師母不要哭了,南牧師不會死。”“真的不會死嗎?”“什麽叫真的不會死嗎?南牧師是誰派遣去菲律賓的?是我樸玉洙嗎?是好消息宣教會嗎?不是,是神派他去菲律賓的。福音還未了,他絕不會死。”她聽完我的壹番言辭以後,原原本本的在丈夫耳邊重復了壹遍。宣教師呢?雖然口失言語,身乏失力,但是他聽到了我的壹席言語。神在我們宣教會不僅向那些沒有信心的姊妹作工,而且向那些偏向世俗的弟兄也同樣會作工。神還希望向我們所有人作工。各位,讓我們相信神吧。神常與我們同在。神與我們同在就是為了讓我們在遭遇困難的時侯能去依靠神。
 
如同救活猶推古那樣
 
猶推古這個問題保羅拿到了神面前,“神啊,現在該怎麽辦啊?我是相信神的人,神必定想讓猶推古活過來。”保羅帶著這樣的信心說:“他的靈魂還在身上”。此話壹落,猶推古就活過來了。這麽大有能力的神與我們同在,盡管神是令我們眼不可見,耳不可聞,手不可摸的無形之神,但只要我們的心歸向神,我們就能與神合壹了。我們的罪孽轉給了耶穌。同理,當我們的問題轉變成神的問題時,我們能獲得真正的安息。不管遭遇什麽困難,請大家首先去呼求耶和華神吧。那麽,神會賜給大家信心,並且會活著在大家的生命旅程當中作工。
 
好消息宣教會 因特網宣教部 Copyright (c) 2018 GOOD NEWS MISSION. All rights reserved.
Email: gnnzhongwen@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