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穌的寶血
主日话语{文} | 作者:GNN_L | 日期:2020-11-07 |閱讀:

 
《創世記》40章1~23節:
 
這事以後,埃及王的酒政和膳長得罪了他們的主埃及王,法老就惱怒酒政和膳長這二臣,把他們下在護衛長府內的監裏,就是約瑟被囚的地方。護衛長把他們交給約瑟,約瑟便伺候他們;他們有些日子在監裏。被囚在監之埃及王的酒政和膳長,二人同夜各作壹夢,各夢都有講解。到了早晨,約瑟進到他們那裏,見他們有愁悶的樣子。他便問法老的二臣,就是與他同囚在他主人府裏的,說:“妳們今日為什麽面帶愁容呢?”他們對他說:“我們各人作了壹夢,沒有人能解。”約瑟說:“解夢不是出於神嗎?請妳們將夢告訴我。”
 
酒政便將他的夢告訴約瑟說:“我夢見在我面前有壹棵葡萄樹,樹上有三根枝子,好像發了芽、開了花,上頭的葡萄都成熟了。法老的杯在我手中,我就拿葡萄擠在法老的杯裏,將杯遞在他手中。”約瑟對他說:“妳所作的夢是這樣解:三根枝子就是三天,三天之內,法老必提妳出監,叫妳官復原職,妳仍要遞杯在法老的手中,和先前作他的酒政壹樣。但妳得好處的時候,求妳記念我,施恩與我,在法老面前提說我,救我出這監牢。我實在是從希伯來人之地被拐來的,我在這裏也沒有作過什麽,叫他們把我下在監裏。”

膳長見夢解得好,就對約瑟說:“我在夢中見我頭上頂著三筐白餅,極上的筐子裏有為法老烤的各樣食物,有飛鳥來吃我頭上筐子裏的食物。”約瑟說:“妳的夢是這樣解:三個筐子就是三天。三天之內,法老必斬斷妳的頭,把妳掛在木頭上,必有飛鳥來吃妳身上的肉。”
 
到了第三天,是法老的生日,他為眾臣仆設擺筵席,把酒政和膳長提出監來,使酒政官復原職,他仍舊遞杯在法老手中。但把膳長掛起來,正如約瑟向他們所解的話。酒政卻不記念約瑟,竟忘了他。
 
這是記錄在《聖經》舊約《創世記》中的故事。我讀過無數遍《聖經》,看《聖經》神在記述各個事件時,在這些事件中,都蘊含著神的心。
 
在這裏有酒政和膳長兩個人。酒政和膳長都得罪了他們的主埃及王,故事的結局是以壹個人官復原職,壹個人被吊死為結束的。《創世記》中約瑟解夢的故事是發生在離現今非常久遠的年代。《創世記》是在出埃及時,藉摩西的手寫成的。以色列百姓是在出埃及前430年進入埃及的。在進入埃及前,有了約瑟給酒政和膳長解夢的事情,但酒政卻忘記了約瑟。兩年後,埃及王做了夢,沒有人能解,約瑟給埃及王解了夢,約瑟成了埃及的宰相。兩年後,他的哥哥們來到了埃及。約瑟給法老解夢後十二年,以色列百姓進到了埃及,他們在埃及生活了四百三十年。
 
約瑟給酒政解夢是發生在公元前壹兩千年前的事情。事實上,摩西記錄的是發生在四百三十年之前的事情,那時,世界上還沒有耶穌這個名字,人們也不知道耶穌要來。這本《聖經》在幾千年前就已經說明了耶穌會來,被釘十字架死去。
 
酒政和膳長同樣犯了罪,酒政是如何得救?膳長是因何被處死的?這二人的想法區別非常大。這裏講的就是《馬太福音》中,耶穌被釘十字架前,在最後的晚餐中掰開餅說:“這是我的身體,為妳們舍的。”接著又拿起杯來,遞給他們說:“妳們都喝這個,因為這是我為妳們的罪要在十字架上流下的寶血。”我們在聖餐式上掰餅、喝葡萄酒,就是為了記念這事。餅記念的是為了我們在十字架上被撕裂的耶穌的身體,葡萄酒代表的是為了我們的罪所流淌的耶穌的寶血。在距離現在相當久遠的年代,神已經在《創世記》40章中記錄了有關葡萄酒和餅的話語。
 
這裏想講的重要內容是:同樣是人,同樣是王的大臣,同樣犯了罪,被關進了監獄,同樣做了夢,約瑟在給他們解夢時,對酒政說三天後他要官復原職,但對膳長說三天後他必被掛起來。我聽到了約瑟在《創世記》40章中對夢的講解,可我實在理解不了。“約瑟為什麽聽到酒政的夢,就告訴他三天後妳要得救呢?”“約瑟為什麽聽到膳長的夢,就告訴他三天後妳必被掛起來呢?”我得通過《聖經》解開心裏的疑惑。可我實在理解不了。我反反復復讀著《聖經》,終於明白:啊,原來這是幾千年前,神告訴我們的罪得赦免的故事啊;同樣是身為臣子的兩個人,同樣犯了罪,同樣被關進了監獄。但約瑟看著壹個人的夢說:“妳得救了。”看著另壹個人的夢卻說:“妳遭到咒詛、滅亡了。”神賜給我智慧,讓我解開了這段《聖經》中的疑惑。
 
現在我依然不是很了解《聖經》。現今很多人去教會,最大的問題就是“罪”。《創世記》40章正確地講述了我們的罪是如何得到赦免的。大部分人都不知道罪得赦免的方法,對罪得赦免含糊不清。在這些人中,幾乎沒有人不知道:“耶穌被釘十字架為了我們的罪死去的。”可是在他們中,幾乎找不到,聽完這些話後真正罪得赦免的人。
 
我搬家到巴洞時,第壹天晚上睡覺中了煤氣。那天,因為搬家,我簡直累壞了,所以睡得特別沈。全世界最漂亮的我家恩淑突然大哭起來,我被吵醒了。我問:“老婆,孩子怎麽哭了啊?”可是孩子沒有任何問題,就是哭。我妻子拍著孩子,把她哄睡著了。過了差不多壹個小時,孩子又扯著嗓子哭了起來。我兩次被吵醒,所以有些煩:“老婆,孩子怎麽總這麽哭啊?”可是也沒什麽問題啊,孩子就是壹個勁地哭。我讓妻子打開燈看看,也沒什麽問題。妻子起身打開房門要去廁所。當時我們租的是別人家要用來做廚房的壹個房間,所以打開房門,冷風直接就吹了進來,我妻子吸了冷氣,直接倒下了,這是中了煤氣的癥狀。“啊!我們中煤氣了。”
 
我的兒子和女兒在我們的生活中做了很多事情。假如那天晚上,我家恩淑沒有哭,到了早上,我們全家就變成了三具屍體了。我應該抱著孩子出來,可是我怕我也會倒下,所以就推著孩子,壹直爬到了房門前。然後,我開始大聲呼喊:“誰能來幫幫我們?”旁邊的租戶馬上跑過來問我們怎麽了?我說:“我們中煤氣了。”“啊!是嗎?”他們嚇壞了。現在回想起來也特別感謝。當時,睡覺時中煤氣死去的人特別多。我們租的那個房間是空著的,以前從來沒有住過人,我們壹點想法也沒有,就在那裏睡覺了,所以中了煤氣。旁邊的租戶把被子鋪在地板上,在那裏點上了燃油火爐,讓我們在那裏睡。
那天晚上,我們壹家人蒙了他們夫婦很多恩典。他們聽說我是牧師,吃了壹驚。第二天,我給他們傳了福音,他們全家都罪得赦免了。我們非常開心地度過著每壹天。可是,幾天後,他們教會的牧師來了。問:“為什麽不去教會?”
 
他說:“啊,我家旁邊那個房間就有壹位牧師,我們通過那位牧師罪得赦免了。”
 
那位牧師問:“罪得赦免,就沒罪了嗎?”
 
他說:“沒有罪了。”
 
那位牧師說:“什麽?沒有義人,連壹個也沒有。《聖經》上哪有沒罪了這樣的話啊?”
 
他們來到了我的房門前,我讓他進來了。當時,我三十多歲,那個教會的牧師六十多歲。四位長老也壹起來了。
 
他們壹個勁地質問我:“妳沒有罪嗎?妳不犯罪嗎?不犯罪嗎?不犯罪嗎?妳飛著來飛著去嗎?”
 
我問了牧師:“牧師,您在禱告祈求赦罪嗎?”
 
他說:“當然了,當然要祈求赦罪了!”
 
我真是無語了,我又問道:“牧師,禱告祈求赦罪的人,是已經罪得赦免的人,還是沒有罪得赦免的人?”
 
他:“這、這、這……”不知道怎麽說了。
 
我說:“牧師在禱告祈求赦罪,就是沒有罪得赦免,不是嗎?”他無言以對。
 
我說:“牧師,沒有罪得赦免的人,能得到聖靈嗎?”
“這、這……”
 
我說:“牧師,沒有聖靈,能理解《聖經》嗎?連《聖經》都不理解,怎麽牧會啊?”
 
那天,就這麽結束了。這不是什麽特別有意思的故事。如今很多牧師天天都在做祈求赦罪的禱告。
 
《約翰壹書》1章9節說:“我們若認自己的罪,神是信實的,是公義的,必要赦免我們的罪,洗凈我們壹切的不義。”在這壹節《聖經》記錄說,只要我們認自己的罪,就必能洗凈我們壹切的不義。看起來,好像是只要認罪,就能罪得赦免似的。但是無論什麽時候,對《聖經》都不能只知其壹,如果我們通過認罪就能洗凈罪,耶穌就沒必要被釘十字架死去了,認罪就行了,幹嘛還要被釘死在十字架上呢?第二,罪不是通過我們做什麽赦免的。我們能洗罪,就不需要耶穌來了。
 
《約翰壹書》1章9節記錄說:“我們若認自己的罪,神是信實的,是公義的,必要赦免我們的罪,洗凈我們壹切的不義。”如果看不對,就會看成:我們若認自己的罪,認罪就能赦免罪,不是這樣的。對《聖經》我們不能只知其壹,必須全面了解。如果我們認罪就能洗凈罪,耶穌就沒必要被釘死在十字架上了。重要的是,為了解開這個問題,我讀了很多遍《聖經》。在看到《利未記》4章贖罪祭的內容時,我終於理解這個問題了。
 
以前我讀《利未記》4章的內容,蒙到了很多恩典。我很想從《聖經》中找出明確地說明我要如何做才能赦免罪的內容。有人說,自己說方言了,就罪得赦免了;有人說接受了火;有人說自己禁食禱告了。有很多這樣的話,但這是人的話。我很想了解《聖經》中所說的贖罪是如何做成的。身為牧師,我很想正確地告訴聖徒們罪是如何赦免的,所以我很想正確地了解這壹部分。
 
1962年,我認識到耶穌的寶血赦免了我的罪。然後,我相信罪得赦免了。但是我知道的內容太少,我想再多了解壹些《聖經》。讀《聖經》我只是正確地知道,我罪得赦免了。可是身為牧師,我還想正確地給聖徒們講解。所以我不斷地讀了壹遍又壹遍《聖經》。從《創世記》到《啟示錄》我讀了無數遍。但這段內容,讀過無數遍,都沒在意。有壹天,我讀到了記載贖罪祭的《利未記》4章。“啊,我們的罪是用這種方法赦免的。”正確地說明了贖罪祭祀的內容。
 
在《利未記》四章中,有四種贖罪祭。祭司長犯罪時,以色列全會眾犯罪時,官長犯罪時,民眾犯罪時,分為這四種。因為當時我是平民,所以我不斷深入地閱讀著民眾獻贖罪祭的內容。看《利未記》4章27節:【民中若有人行了耶和華所吩咐不可行的什麽事,誤犯了罪,】28節:【所犯的罪自己知道了。】在這裏最重要的是,我們的罪怎樣得到赦免呢?能夠罪得赦免的先決條件是,再怎麽想罪得赦免,沒有犯罪的人,是不可能罪得赦免的;就算犯了罪,不知道自己犯了罪的人,也是不可能罪得赦免的。只有犯了罪,並且知道自己犯了罪的人,才有罪得赦免的資格。沒有犯罪,或雖然犯了罪,卻不知道自己犯了罪的人,是無法獻贖罪祭的。這裏說:“牽壹只母山羊來。”為什麽呢?因為罪的工價乃是死。《利未記》17章11節說:【因為活物的生命是在血中,我把這血賜給妳們,可以在壇上為妳們的生命贖罪。因血裏有生命,所以能贖罪。】是用血來赦罪。《希伯來書》9章22節:【按著律法,凡物差不多都是用血潔凈的,若不流血,罪就不得赦免了。】這裏說:若不流血,罪就不得赦免了。洗罪的根本不在於我悔改了,也不在於我認罪、禁食了,只有我犯了罪,我知道我犯了罪,意識到我犯了罪時,才有罪得赦免的資格。
 
可是,《約翰壹書》1章9節說:【我們若認自己的罪,神是信實的,是公義的,必要赦免我們的罪,洗凈我們壹切的不義。】如果只看這壹節,我們的罪好像是通過認罪洗凈的。《約翰壹書》1章9節說:【我們若認自己的罪,神是信實的,是公義的,必要赦免我們的罪,洗凈我們壹切的不義。】可是前面的1章7節是怎麽說的呢?【我們若在光明中行,如同神在光明中,就彼此相交,他兒子耶穌的血也洗凈我們壹切的罪。】在有耶穌基督寶血的前提下,我們犯了罪,知道自己犯了罪,相信耶穌接受了我罪的刑罰,赦免了我的罪,就罪得赦免了。如今很多人不明白這個關系,只看著《約翰壹書》1章9節,就覺得只要我們認罪,好像就能洗凈我們的罪似的。但我們的罪不是通過認罪洗凈的,因為耶穌在十字架上赦免了我們的罪,那時,我們認識到我們的罪,認罪,相信罪已經得到赦免了,罪才能得到赦免。可是,現今有很多人認為只要認罪,就得赦免了。真的有很多人不斷認著罪,可是又犯罪,又犯罪,所以人們都覺得自己是罪人。
 
今年四月、五月,新冠病毒蔓延開來。有幾個國家,死了很多人。甚至屍體都處理不過來了。在我們國家還沒有這樣的事情,死去的人寥寥無幾,但在那些國家,每天都有人死去,把屍體放在棺材裏,甚至連處理屍體的空隙都沒有了。很多人都感受到了死亡的恐懼。在感受著死亡的恐懼去教會的人們中,最大的問題就是:“我死了,真的能去天國嗎?”這時,不獻十分之壹,會感到良心的譴責;不做主日禮拜,會感到良心的譴責;撒謊也會感到良心的譴責;偷盜會感到良心的譴責;奸淫也會感到良心的譴責;墮胎也會感到良心的譴責,因為這些良心的譴責,很多人都陷在會下地獄的恐懼中。
 
我在神面前蒙到了恩典,1962年罪得赦免了。通過讀《聖經》我正確地知道了罪是如何得到赦免的,得到了確實的信心。人們每天去教會,看到不斷有人死去,屍體堆積如山,心裏會想:“可能我也會轉眼死去吧。”
2012年我跟加納總統見面,和他進行了兩個小時的對話。在我看來約翰·阿塔·米爾斯總統是過著非常純凈的信仰的人,而且他非常熱愛耶穌。他對我說:“主治醫生已經醫治我很長時間了,可是我的病情沒有好轉,反而越來越嚴重了。最近專科醫生壹直在我身邊,我覺得我活不長了,可能最多也超不過五天了,但我心裏有壹個苦惱。”我問總統有什麽苦惱。他說:“我被公認是加納最有信心的總統,主日禮拜幾乎沒落過,都參加了。可是,我也是罪人,還沒有罪得赦免,如果我死了,還沒有罪得赦免,我好像去不了天國啊。”
 
他和我是初次見面,他連樸玉洙牧師是什麽樣的牧師都不知道,只是總統夫人到我們的令營中來致了賀詞,聽了我的講道,之後懇切地請求我為總統禱告。我在總統府跟總統見了面,受到了總統和夫人極其親切的款待。總統夫人給我介紹了總統府,說這裏原來是奴隸市場,很多奴隸們在這裏被關押壹段時間後,就會被賣到美國去,總統決定把總統府建在這裏。
 
總統臨近死亡,雖然他是有信心,被人尊敬的人,但面對死亡,卻沒有罪得赦免的確信。令人心痛的是,如今全世界有很多基督教的信徒都是這樣。熱心地禱告、讀《聖經》、傳道,這麽做是不錯,但世上沒有壹個不犯罪的人。有的女人壹輩子都沒能擺脫墮胎的罪。懷孕後,沒辦法墮胎了,但因為墮胎本身就是殺人,所以很多人為此經歷著難以言喻的痛苦。除此之外,因為自己犯的數不清的罪,雖然做禮拜、禱告,卻仍陷在痛苦中。
 
五月份,我想向死亡人數最多的國家,為面對死亡的人們傳講這福音。九十分鐘壹講的話語,我講了十壹講。最初沒想講十壹講,後來延期了兩天,講了十壹講。我們通過全世界的電視臺轉播了這次的話語,讓全世界人都能聽到。世界都被震驚了。巴西電視臺在轉播這次的話語時,短短的時間內,就發上來五千多個跟帖,電視臺的職員都被嚇到了。他們轉播過很多內容,可頭壹次有這麽多人發上來跟帖,跟帖多到設備都快癱瘓了,我簡直快要流淚了。在死亡面前,因罪痛苦的人們罪得赦免,發上來的簡短的見證,就像機械似的,不斷湧上來。巴西電視臺的人徹底震驚了。
 
“樸玉洙牧師到底是誰?到底是怎樣的牧師?”接著他們跟新聞媒體壹起召開了記者招待會。博阿維斯塔電視臺將我們聚會的消息發給了九十九個媒體。接下來,我們又進行了轉播。當時我特別感謝,真的有無數面對死亡,因為罪痛苦的人,罪得赦免了。特別感激神,竟然使用這麽不像樣的我作工。他們都吵嚷著,想讓我到他們那裏去。我說,等新冠疫情結束後,我就去。
 
有很多人、很多牧師得救了。為了教育牧會者,我們在美國成立了網絡神學院,短短壹周時間,就有壹千多人報名了。現在是在用英語和西班牙語授課,將來我們想用六種語言來授課,為此正在翻譯中。如果用六種語言來授課,我想可能得有壹萬多人上我們的神學校。我想為牧師們具體地講解贖罪的內容,聖徒生活的內容,福音傳道的內容。昨天加納的壹位教會總會長牧師采訪了我。他說,日後他們教會只接受從我們神學校畢業的牧師,他還讓他們教會的所有牧師都到我們神學校來學習。印度的很多牧師也準備到我們神學校來讀書。
 
令人痛心的是,《聖經》中如此明確地記載著,藉著耶穌基督的血罪得赦免的內容,並且像約翰衛斯理、馬丁路德這樣的人,都講著成義、罪得赦免的課,當時興起了福音的作工。可是,沒過多久,撒但就讓福音混淆了。
 
當發現了美州新大陸後,約翰衛斯理作為宣教士去了美國,但宣教失敗。他生病後,回到了英國。約翰衛斯理聽到在艾德門街上的壹個禮拜堂裏有唱贊美的聲音,隨即走了進去。他有氣無力地坐在最後面的椅子上。前面有壹個人正在讀馬丁路德寫的《羅馬書序文》,那時,約翰衛斯理才罪得赦免了。從那時起,約翰衛斯理開始傳講福音了。
 
當時,約翰衛斯理是牧師。但因為他傳福音,英國教會都將他趕了出去。約翰衛斯理的外號是“馬上傳道者”,他是室外傳道者的先驅。他只是騎著馬給遇到的壹兩個人傳福音,遇到三個人也傳福音。分明地傳講著藉著耶穌的寶血贖罪的福音。當時約翰衛斯理被冠以“積極分子”的稱呼,監理教的意思也就是:由積極分子組成的教會的意思。可是沒過多久,這個教會裏的福音也重新混淆了。人們都拿著《約翰壹書》1章9節說,禱告、認罪就能罪得赦免。
 
神在離耶穌降生前兩千年的《創世記》40章裏,已經向我們傳了福音。酒政犯了罪,他在夢中見自己前面有葡萄樹,開了花、結了果、上面的葡萄成熟了,他把葡萄擠成汁,遞給了法老。犯了罪的我們走到神面前時,到底該帶著什麽去呢?得拿著耶穌的血去。“神啊,請看這個血吧。這是為了洗凈我的罪,耶穌被釘十字架流淌的寶血,這流淌的寶血,不就是赦免了我罪的事實嗎?”是這樣。神就是看著這個,救活了酒政。我們舉行聖餐儀式,是為了記念耶穌的身體和血,葡萄酒代表的是耶穌的血,餅代表的是耶穌的身體。膳長的三筐白餅,三代表三天,約瑟是這樣解說的。三天後,膳長被掛起來,吊死了,空中的飛鳥來吃他的屍體。為什麽?膳長的夢為什麽是這樣呢?有白餅,三個筐子是三天。只要蒙著為了我的罪獻上身體的耶穌的血走出去就行了,膳長指的是什麽樣的人呢?不單在仰望為了我流血、撕裂身體的耶穌的十字架,總覺得只帶著這些走出去還缺少點什麽,總覺得我還得做點什麽,所以將烤制的各種食物,自己看為好的行為這種食物放在了筐子的最上層。在神看來,各種烤制的食物放到了白餅之上,原本,只有為了我們的罪賜下身體的耶穌的十字架就足夠了,盡管耶穌已經為了我們被釘十字架死去了,可還是覺得我們得做些什麽,把我的行為滿滿地放到了最上面。如今很多人正過著像膳長壹樣的信仰。
 
各位,我們為了我們的罪,沒有任何可做的。只要知道我們犯了罪,從心裏相信耶穌為了我們的罪被釘十字架死去了,就充分可以罪得赦免了。我們犯了很多罪,總覺得我們還得做點什麽。“我做了四十天禁食禱告。”真了不起,很少有人能做到四十天禁食禱告。我也曾對妻子說過,我想做壹做禱告,所以我去做壹個星期的禱告再回來。為了禱告,我走了。過了三天,肚子太餓了,而且也有很多要做的事情。所以心想:“哎,就禱告到今天吧,回家!”於是,回家了。妻子看到我問:“怎麽這麽早就回來了?”我說:“太忙了,所以提前回來了。”妻子說:“我早就知道會這樣。”做壹周的禁食禱告都不容易。本來出發前,我定下心要做壹周禁食禱告的,但靜靜壹想,我不能只做禁食禱告啊,我還有很多事情要做,而且肚子太餓了,我總是這樣,做不好禁食禱告。雖然這樣,我還是做過幾次禁食禱告,做四十天禁食禱告,真的相當了不起。但跟十字架相比,就什麽也不是了。“我真是照顧了孤兒壹輩子。”但比不上十字架,應該把在十字架上流淌的寶血和撕裂的身體放在最上面。可是卻把耶穌做的放在下面,把自己的善行、做了四十天禁食禱告、照顧了孤兒、自己做好的放在最上面,想讓神看著這些讓自己去天國。各位,不清楚《創世記》40章的含義,各位在神面前行了惡,就會總想在神面前再做些什麽。很多時候,人們總把自己努力做的東西拿出來,想要樹立這些。這是讓各位遭到滅亡的。
 
可是如今很多教會都被撒但欺騙了,不相信純粹的耶穌為了我們的罪被釘十字架流出的寶血和撕裂的身體已經洗凈了我們的罪,總覺得還有點不足,認為還得再禁食禱告、還得得到力量、還得說方言、還得做這、還得做那。心裏充斥著不管怎麽說也得做點什麽的心。這就是膳長的信仰。
 
蒙神的恩典,我今年五月份的講道內容通過267個電視臺轉播了出去。有十多億人聽了話語。聽話語的人大部分都罪得赦免了。最近完全不是我的精神頭,“像我這樣的人,怎麽能被使用在這樣的事情上呢?”“我怎麽能是做這樣事情的人呢?”“太感謝!太感謝!太感謝了!”越想越感謝!
 
上周壹周的時間,我見了很多海外的貴賓,也跟前總統見面,也跟長官們見面,也跟有名的企業家見面。這次我見了很多牧師,壹次跟幾十名牧師見面,壹起交流。我能說的只有壹個,耶穌的血是如何把我們從罪中拯救出來的。除此之外,任何地方都沒有能給我們的心帶來平安的福音。
 
各位在為主辛苦這是事實,在困苦間也還在奉獻這也是事實。各位犧牲自己侍奉主,因為相信耶穌被逼迫、辛苦勞碌這也是事實,但這些什麽也不是。也許各位會覺得有些難過,但跟耶穌的寶血相比,這些什麽也不是。我們得高舉耶穌的寶血,是耶穌的寶血赦免了我們的罪。
 
如今很多教會都把自己的行為放在寶血前。為了罪得赦免,我們得仰望耶穌的寶血,思想被撕裂的耶穌的身體,相信我們的罪是在這裏被赦免的。大部分基督徒都按照自己是否做好下著判斷。認為我犯罪了,所以我得做得更好些,我得悔改,我得認罪,我得侍奉。我們憑借自己的努力、行為,手指尖大小的罪都洗不凈。各位為了耶穌確實是拼盡全心在做,因為耶穌赦免了我們的罪,我們本應帶著這樣感謝的心去做。但是很多人比起感謝的心,更是覺得,我得遵守主日才能去天國,我得奉獻十分之壹才能去天國,我得行善才能去天國,這是惡中之惡。這就是放在極上的筐子裏的各種烤制的食物,是蓋住白餅的,應該被扔掉的。所以幾乎沒有為了罪得赦免,只仰望耶穌寶血的人。總覺得我得行善、我得行義、我得良善的生活,很多人都帶著這樣的想法。
 
日後,我死後,不知道會來臨什麽樣的時代,但撒但會推翻這樣的福音,把人們拽到人的行為中。“那位長老真是神恩滿溢啊,那位牧師太屬靈了,信心真好啊!”各位除了耶穌的寶血之外,這些話是完全沒有必要的。為了罪得赦免,我們應該只滿足於耶穌十字架上流淌的寶血。
 
神在幾千年前,已經通過酒政和膳長的故事,讓我們看到了耶穌。酒政什麽也沒有添加,只拿著葡萄酒出去了。“神啊,我犯了骯臟汙穢的罪。耶穌十字架上的寶血赦免了我的罪。十字架上的寶血就是赦免我罪的證據。”約瑟聽著這個夢,說:“三天後,妳會官復原職。”膳長拿著的三筐白餅預表的是耶穌為了我被撕裂的身體,但是他相信不了:“耶穌為了我、為了我的罪撕裂了身體、被槍紮、被釘十字架了,仰望耶穌的身體吧。我的罪在那裏都得到解決了。”總覺得我還得再做點什麽,還想再做好點。重要的是,為了罪得赦免,我們沒有任何可做的事情,耶穌的寶血已經充分了。不管是什麽樣的罪、什麽樣的惡、什麽樣的骯臟,耶穌十字架上的寶血已經明明白白地洗凈了我所有的罪。我們的行為根本就沒有壹個準確的評判標準,人們都按照自己的標準,認為只要善良地生活,只要忠誠就能去天國,這是極度敵對神的教理。很多人都唱著:“能夠贖我罪的,只有耶穌的寶血。”可是卻認為耶穌的寶血沒有洗凈我的罪,當我們說自己是罪人時,主的心會是多麽的痛呢?“不是的,我已經洗凈妳的罪了,十字架上的寶血已經明確地洗凈了妳的罪,妳已經聖潔了、成義了!”因為我這樣說,所以很多人都說我是異端。
 
我們看了《創世記》40章,各位的所有罪不是靠行為洗凈的,而是蒙耶穌的恩典洗凈的,不用付出任何辛苦也可以,不用付出任何努力也可以,只要相信耶穌的血洗凈了我的罪就足夠了。我做了四十天禁食禱告、把財產全部捐獻給了孤兒,這些都沒法跟耶穌的寶血相比較。就算把我的身體燒焦,也沒法跟耶穌的寶血相比較。
 
這次,神讓我們向因新冠病毒受苦的人們,傳講了藉耶穌的寶血罪得赦免的福音。有很多人罪得赦免了。真希望這福音能傳遍所有國家,所有人都能罪得赦免。我們舉辦了修養會,我們教會有七十二個區域,每個區域平均都有壹百多人通過網絡聽福音得救了。希望他們都能樹立在信心中,為了福音生活。現在我們在神面前能說的是:耶穌的十字架,已經充分地洗凈了我們的罪。不管各位行了什麽樣的惡,不管各位犯了什麽樣的罪,再沒有比相信耶穌十字架上的寶血徹底洗凈了我罪的信心更大的信心了。
 
我罪得赦免後,將《聖經》中有關罪得赦免的內容都找了出來,到現在為止,壹直在見證著這個話語。將來,我還會見證這個話語。父神啊,感謝妳!我們什麽事情也沒有做,將感謝和榮耀獻給只用耶穌的血,赦免了我們罪的神。希望我們同心合意地將通過十字架上的寶血和耶穌的死,赦免我們所有罪的這真理傳遍萬邦。感謝大家!
 
好消息宣教會 因特網宣教部 Copyright (c) 2018 GOOD NEWS MISSION. All rights reserved.
Email: gnnzhongwen@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