朴玉洙牧師見證(5)
生活见证 | 作者:GNN_D | 日期:2021-04-13 |閱讀:
直到地極傳福音,直到末了與主行
 
蒙神的恩典我們得到了可愛的女兒, 名字叫 “銀淑”。按普通人的思維來想,為剛出生的嬰兒買奶粉和許多日用品是一件很讓人擔憂的事。 但我未曾擔心過,因為有一直引導著我的神會幫助並給予銀淑所需要的一切的心。 我也不否認曾經有過非常困難的時候,也曾沒錢買奶粉, 但每當那時神就會驚奇的為銀淑準備所需的一切,這使我感覺太神奇啦。剛好,我送你們回去。銀淑在漢城漢日醫院出生時,我兜裡一分錢也沒有。銀淑卻需要奶粉, 毯子, 被子等。 之前也說過那天晚上,大姐高高興興地進門說: “今天我剛好發工資。”而且又買來了一切所需物品。出院以後過幾天我們得回到金川, 但沒有返回的車費。日子一天天的過去了,但因為沒錢心裡雖然想著必須得回去,可也一直沒能定下具體時間。不過也不能總是那麼住下去,還得回金川傳福音……     。
 
 有一天,因一次偶然的機會遇到了一位宣教師。我們聊天時他說到他的車剛好要去大丘,於是我就冒昧的問了一句:“ 如果是那樣,我想拜託您一件事,行嗎?” “ 什麼事啊?請說。 ” “ 您知道我妻子剛生孩子吧? ”“是啊,我知道。 ”“我剛好要到金川,能帶我們一程到金川嗎?”聽了我的請求宣教師非常高興地說:“那很好啊,帶孩子去車站也挺麻煩的,我送你們吧。”我非常感激那位宣教師。帶著孩子的奶瓶、尿布、被子等很多東西,坐火車又倒車的,真是一件費神的事。那位宣教師特意到我家門口接了我們,又幫忙把行李搬上了車,而且還把寬敞的後座留給了我們。到金川時,我們實在是不好意思再讓他們送我們到家門口,就請他們在金川女子高中旁邊的高速公路停車站讓我們下車。他們很友好地讓我們下了車,還給我們夫妻倆照了像,就這樣我們就順利地回到了金川。你看,孩子怎麼哭得這麼厲害?我們是在撫養孩子,但從來不認為我們是在撫養。我們夫妻倆生活也挺困難的,很多時候都挨餓,但自從銀淑出生以後神總會給與我們所需的飲食和一切物品。有一次我去大丘時,有一位柳姊妹說:“老師,把這個帶給銀淑吧。”然後就遞給了我一個箱子,一看裡面全是嬰兒食品。是一些我們從來沒能給銀淑買過的食品,這樣的事對我來說是非常愉快並值得感謝的事。自從有了銀淑以後,家裡笑聲就沒斷過,總有許多開心的事。人們也非常疼愛銀淑,經常抱著她,背著她,仿佛家裡盛開了一朵花。後來發生過這樣的事,我們搬到大丘伯東時,那天晚上剛搬完家,實在太累了就很早睡下了。到了半夜時聽到銀淑的哭聲我們就醒了。平時銀淑總是愛笑不怎麼哭,被人們稱為“微笑牌”嬰兒,我們也就省了不少心。可那天晚上不知怎得哭得特別厲害。我被驚醒以後問妻子:“你看,孩子怎麼哭的這麼厲害?”妻子也說:“沒什麼不對勁的地方,沒理由這麼哭啊。”便抱著孩子又睡下了,可剛要睡著時孩子又大聲哭起來了。妻子有點不高興的說:“你為什麼又把孩子弄哭了呀?” “沒有啊,我也沒碰她呀。” “那開燈看看吧。”開燈以後也沒發現有什麼異常,但孩子還是哭得很厲害,妻子又抱起了孩子,她才睡著的。
 
因為有了銀淑我們得到了神的更多幫助與守護
 
那之後妻子起床要去衛生間,剛把門打開要出去時就暈倒了。我的直覺告訴我“不好,房裡有煤煙,我們中毒啦。”那天晚上要不是銀淑一直在哭,恐怕到第二天早晨時我們就成了屍體。感覺到煤煙以後我就慢慢的把孩子推到了房門,因為我也已經中毒了,如果抱起孩子的話我怕半路上再摔到就會把孩子弄傷了。所以就一點一點地爬著把孩子推到了房門口,接著就大聲喊了救命。鄰居們聽到了喊聲就跑了出來,在鄰居們的幫助下我們才走出那間屋子。鄰居家的大嬸還給我們端來了辣白菜湯。我是生平第一次中煤煙的毒,喝過湯以後感覺好多啦。我們一家人在伯東的第一天就是這麼過的。鄰居們知道我是牧師以後,就全部打開了心靈之門,也都得救了。神每次都是盡一切的能力來行善。銀淑剛出生時,我以為她會成為我們的負擔,但事實卻與此相反,神提供了一切所需的物品。因為有了銀淑我們得到了神的更多幫助與守護。到如今已經過了30多年,看到女兒、兒子都長大了。還跟著我一起傳福音、幫助著我,我就不得不讚揚與感謝神。感謝我主耶穌。
好消息宣教會 因特網宣教部 Copyright (c) 2018 GOOD NEWS MISSION. All rights reserved.
Email: [email protected]